来源:豆瓣丨作者:思葳,二师兄

知乎转载请标明出处!

转至:尸人

#1.孩子的眼睛

我们公司的财务大姐是个很好的人,一天中午我们无意中聊起了有关灵异的事情,大姐给我们讲了一个发生在她女儿身上的故事。她的女儿叫小墨,当小墨2岁时的夏天,她每天下午都会无怨无故的哭闹。小墨一直住在姥姥、姥爷家,老人哄她,逗她高兴都不行。去看医生也检查不出有什么毛病,一切正常。依旧每天下午就会大哭,有时候哭的嗓子都哑了。后来老人就问她,你到底怎么了?小墨只会磕磕巴巴的指着窗外说:外面有人!外面有人!姥姥家住6层,窗外怎么会有人呢?老人刚开始不信,反而还说:小孩不能骗人。有一天,7点多,天刚刚开始黑下来,全家人马上就要吃晚饭了,小墨一抿嘴,又开始哭起来。这回姥爷忍不住了,直接过来,冲着小墨嚷:你老哭什么啊!到底是哪不舒服?!小墨说:外面有人!呜呜... 姥爷气得不行,就说:这么点儿个孩子,就会说谎,你说有人,哪呢?!边说边往窗户走去,小墨说:外面!那人穿了一个和你一样的背心!当时,姥爷就站住了,全家都安静下来了,几秒钟后,她姥爷一句话没说,转身走。事后,家里人带着小墨去广济寺,找了一个和尚求了一些法器,从那以后,小墨再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看到过什么不该见到的“人”

#2.烟

我有一个朋友叫贞纳,是一个金牌文案。尽管看起来不起眼,瘦瘦小小的,但是才华横溢。她在房地产公司专门为豪宅做文案,她写的东西,总是那样的贴近人心,雅致雍容。贞纳在上班的时候,如果写东西写累了,就会和企划部的同事一起凑在消防通道抽烟,聊天,休息一下。有一段时间,贞纳说不出为什么,觉得颈椎有些不对劲,总是觉得凉,坐在办公室都要围一个围巾在身上。作为一个长年坐办公室写东西的人来讲,颈椎不好这件事,实在是太平常了。有一天,大家又凑到消防通道抽烟,那天刚好有一个很受欢迎的台湾的总监从台湾飞回来。大家凑在一起抽烟,聊天,气氛很轻松。聊着聊着,那个总监,走到贞纳的旁边,拉了她一下,对她说:贞纳,我跟你说件事,你不要怕哦~其实没什么的。贞纳说:没关系刘总监,您说。刘总监说:贞纳,有一个穿着横条T-恤,和破破牛仔裤的男生站在那边看着你耶,他已经跟着你很久了... 当时,贞纳就觉得全身发冷,其他抽烟的同事也都不说话了,大家一起回头看楼梯口。那边,什么都没有。刘总监说:贞纳,你烧些纸给他吧!他其实没有恶意。贞纳吓得不行,马上就跑回了办公室,当天下午就请了半天假,找了一个路口,给那个人烧纸。后来,过了一周,她的颈椎就觉不出凉了。

#3.名字

还记得之前故事里,那个在医院工作的同学么,她叫小奕。前一段时间,我们小学同学20年聚会。想起小时候大家住在邻近的胡同里,下学后写完作业还出来玩儿。转眼间,大家都已经成家立业,小时候的胡同如今已经变成了丽兹卡尔顿酒店,不禁唏嘘不已,时光一去不复返。我们在酒店吃完饭,来到一个小餐吧,聊天畅谈,席间听到小奕给我们讲的她们医院的另一个故事。小奕现在已经是护士长了。她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名字的问题。她们有一个病房住了4名病人,都是糖尿病后期的并发症阶段,其中有3个是老大爷,一个是中年人。那3名老人的子女,时不常地前来探视,大家相互交流病人的护理经验,整个病房,并不冷清。但是那名中年人,除了一个护工之外,在住院的1个月里,只有1名中年的女士前来探望过一两次,其他时间,他的床前就只有那名护工陪伴。那个中年人,病情很严重,是整个病房里病情最重的。50岁出头儿的年纪,满嘴的牙已经掉的一颗不剩,双眼因为严重的并发症而失明。意识也开始模糊,整天一言不发,眼睛直直地瞪着天花。负责这一病房的是一个小护士,非常同情这个中年人,但是除了按时地服药和护理检查之外,无能为力。直到有一天遇到了那名中年女士,再仅有的两次探视中,了解到一些那个中年人的情况。那名中年人原先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,收入很高。由于经常的应酬,认识了一个在酒吧上班的女孩。因为女孩的温柔体贴,年轻有活力,因为他的事业有成,成熟稳重,两个人一见钟情,很快就同居在一起,随后就跟妻子离婚了。为此,他与家人变得势如水火,儿子一怒之下考到外地上大学,毕业后就留在了外地。妻子也随儿子去了外地。他的父母也因为他离婚的事,气得不理他。谁知,那个女孩儿不肯和他结婚,为了表示诚意,他买了钻石,LV包包,把房子过户到那个女孩名下,带她过上了挥金如土的日子。女孩儿最终还是离开了他,带着他的大部分财产。他也只有靠酒精麻痹自己,整日酗酒。酗酒的结果就是,严重的糖尿病,之前抢救过4次,4次下病危通知。只有他的姐姐时不时的探视他,也就是之前的那位女士。就在这之后不久,事情发生了。有一天晚上,同病房的一位老人,夜里突然大喊大叫,遇到梦魇,喊:不知道!!不知道!!!不知道!!!!整个病房陪床的人和病人都被吵醒,值班护士,也慌忙赶到,一番处置之后,老人安静地睡了。就当大家刚刚松了一口气,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,突然听到,那个中年人很清楚的说了一个名字。大家愣了一下后,发现没有异常,就各自继续睡觉了。早上醒来,大家发现,那个中年人已经在睡梦中死去了。还是一番程序化的收拾。结束后,护士问起昨晚梦魇的那个老人,说:您昨晚梦见什么了?怎么把您急成那样!老人说:“我梦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孩子,看不清长相,也不知道男女,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。埃个儿在床头儿看我们老哥儿四个的病例牌,看到我这儿,死活问我叫什么名字,我心里就气,我就说不知道,他就一个劲地问,把我问急了。一下就喊起来了。” 护理那个中年人的护工一直在旁边收拾自己的东西,听到这里,一下愣了。脸色刷白,愣了一下说:昨晚,你们听见了么,他喊了自己名字一声...

#4.网

我同事弟弟小健的故事。我同事的老家在长春,她的亲弟弟小健在长春当地一家建筑公司上班,是一名项目助理。就在前年的时候,小健遇到的一件事情,让他至今回忆起来还毛孔悚然。那时候小健所在的公司,正在承建一个大的建筑项目。作为新人,小健每天努力工作,晚上常常在工地盯到很晚。那时候正直夏天,有一天,还像往常一样,小健来到工地。不知不觉间,已经到了深夜,整个工地灯火通明,一幅热火朝天的景象。小健累了一天,在工地旁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,抽了一支烟。整个工地都用大的铁丝网围了起来(不是那种大绿板),工地里明晃晃的探照灯,把工地照得婉如白昼。小健叼着烟,很惬意的看着这场景,心里想着抽完这支烟,就回宿舍睡觉休息。他正想着起身的时候,无意间,仿佛不自觉地向左侧望了一眼。就是这一眼,小健当时吓得浑身一震。在离他不远处,一个“男人”衣衫褴褛,脸色铁青,右侧的脑部,血肉模糊,白花花的一滩。两条腿仿佛一动不动的“飘”向铁网,然后直接穿网而过....走进了工地的探照灯的灯光里消失不见了。小健当时就昏了过去,直到有同事找到他,送进医院,他才苏醒。之后就一直生病,病了半个多月才好。后来小健听说,在他们工地扩大地基的挖掘过程中,掘出一具骷髅,半个头骨是碎的,他们公司还报了案,据说是早几年的抢劫杀人案被害者。那天晚上,不知道那个“男人”是出于什么原因,现身出来,也许是不堪工地的嘈杂吧。

#5.办公室

我有两个朋友一个叫刀刀一个叫小斌,在同一家广告公司上班。那家公司是一家台湾人开的广告公司,里面勾心斗角,人与人之间各个都想往上钻,相互倾轧,闹得不亦乐乎。公司装修的时候,为了突出稳重而且贵气的感觉,整体色调装成了深棕色,用了很多的木皮,公司里做出很多的隔间,为了保证私密。台湾人信风水,找了好几个大师来看风水,你改一点,我改一点。就这样,前前后后装了小半年,才弄好。作广告的人都知道,这个行业加班是家常便饭,熬通宵都是很经常的事。刀刀怀孕了,于是离开了公司,小斌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于是也离开了。有一天,刀刀回公司,办理一些手续,顺便看望原来的同事,发现原来一个很好的同事不在,于是就问:倩倩去哪了?大家半天没有出声,过了一会,可能是觉得太尴尬,一个同事说:请假了。刀刀觉得问题不对,又问?请假了?生病了?那个同事又说:不是,吓着了。刀刀听了一冷,急忙问,怎么吓着了??那个同事说,前一段时间有一天晚上,倩倩一个人加班到夜里两点多,作为文案,她已经被不停修改的客户弄得头昏脑胀。办公室里只有她的台灯亮着,倩倩头疼的揉着太阳穴,正在为后天就要交的DM文案发愁。这之前半个小时,她一直觉得自己左边半边身子一阵阵发冷发麻,此时,她关上台灯决定站起来活动一下。她刚一抬起头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就在她隔着一排的左前方斜对角,在平时阿桑的座位上,坐着一个白衣长发的女人。看不到正脸,一动不动,非常清晰。倩倩一下子头皮发麻,猛地打开台灯,再慢慢转过头去,那个影子不见了。倩倩坐在位子上不敢动,因为如果要走出办公室,必须要从阿桑的桌前走过。倩倩拿起电话,给老公打电话,让他马上来接。回去后,倩倩就请病假了。倩倩请假这件事,全公司都知道了。有人猜测是不是为了整谁而故意编出来的,一天中午,大家小心翼翼的谈起这个话题,市场部的惠彤说:倩倩见到的那个,我也见过。惠彤是公司里面可谓资历最老的员工了,老实谨慎。孩子已经上小学了,尽管不是部门的主管,但是一直兢兢业业,全公司的人,都挑不出她的不好。惠彤说:其实半年前,我和小崔加班时,我们就见过。小崔是一个非常瘦小的女孩,却是非常棒的设计,但是在刀刀之前就已经离职了。那晚,她和小崔在改设计,差不多是快两点的时间,小崔突然停下手里的活儿问:惠彤,你觉不觉得哪儿有点臭?惠彤说:早闻出来了。是不是谁带的吃的坏了?小崔说:不是,我也闻着半天了,跟死耗子似的。惠彤说:嗯!是挺臭的。估计是厕所夜里反味。她们没在意,又干了差不多15分钟,小崔突然又一次的停下,很紧张的问惠彤:惠彤,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?!惠彤当时心里一揪,左右看了看,说:没有啊?小崔说:我怎么听着策划部那边有人翻纸的声音?惠彤当时心里一通狂跳,汗毛倒竖,因为比小崔年纪稍大,所以故作镇静说:可能是风吧。小崔坐在座位上,她俩人秉住呼吸,竖起耳朵听。哗啦….哗啦…………就像有人在一页一页的翻看桌上的纸。而且策划部在办公室最中间,如果不开空调,绝不会有风吹到那里。惠彤让自己静了静心,跟小崔说,我去看看。小崔说:我跟你一起去。她们两个互相挽着胳膊一步一挪,走到策划部的隔间,刚一探头,倒吸一口凉气。一个白衣服长发的女人,像模像样地坐在策划部一个人的座位上,低着头,头顶正对着惠彤和小崔。后来她俩惊叫着就跑出了办公室,身无分文地打车跑回了惠彤家。彻夜未眠,相互约定说谁也不透露。因为台湾人很忌讳这种事。毕竟都需要养家糊口,谁也不想失去一份收入还算可以的工作。直道小崔离职,也没有跟大家提起过。这次,没想到,“她”又出现了。这件事在公司掀起轩然大波,倩倩也离开了公司。有大师解读说:隔间过多过小,悬挂难以解释的装饰物或图案,加之人际关系紧张,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停留。但是“她”是为谁而来,为什么而来,全都无从知晓。现在相熟识的人都已离开这家公司,不知以后会是怎样。

#6.告别

这是前不久发生的事情。我叔叔一家住在北京的一处别墅区里,叔叔、婶婶、堂弟还有婶婶的爷爷。婶婶的爷爷今年已经96岁了,一直身体很好。老人家原来是个军人,生活规律,极爱干净。每天早上都是早早起床,洗漱干净,走到屋外的花园里活动活动筋骨,等保姆叫他吃饭。前不久,我叔叔出差不在家。当天晚上,全家人像往常一样。弟弟要期末考试了,在房间里复习。婶婶在起居室看电视,太爷爷在自己房间里。此时婶婶正在看电视,突然,“砰!”的一声,挂在侧面墙上的挂表掉了下来,摔在地上摔得粉碎。婶婶吓了一跳,以为又地震了,赶忙镇定心神,发现没有摇晃的感觉,随即走过去看。挂表的钩子完好无损,钉在墙上的钉子也没事。婶婶也没太在意,叫保姆收拾干净就没事了。临睡前,婶婶和以往一样,到太爷爷的房间看一眼。一推门,看见太爷爷已经准备睡下了,就打算关上门出去。这时候,太爷爷叫住了我婶婶,说:小惠,你给我买件新衣服吧!婶婶一听,愣了一下,说:行!爷爷,夏天都到了,明天我给您买几件凉快的衣服去,旧的咱们不要了。太爷爷听了,像个小孩子一样,很乖地说:好!我睡了!婶婶一笑,轻轻关上门,回屋休息了。当天夜里,婶婶睡到半夜,半梦半醒,感觉有人开门到她房间里来了。她不清楚是在做梦还是现实,也没有多想以为是我弟夜里跑到她房间里。但是过了一小会,也没见我弟弟爬上床,也没见有动静。婶婶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凌晨,婶婶突然听到有流水洗漱的声音,婶婶想:爷爷今天怎么起这么早?不对,爷爷常用的卫生间在楼下,洗漱从来听不见声音啊。楼上的卫生间只有孩子用,可是孩子不可能起这么早阿。竖起耳朵听,声音仿佛又没有了。婶婶有些睡不着了,索性起床看一下,到我弟房间,看见傻小子睡得死死的。下楼转了一圈,一切正常。一看时间还不到5点,婶婶只好回房间再睡一会。刚迷糊着,就做了一个梦。梦见太爷爷容光焕发,干净整齐,神采奕奕的站在以前老家的院门口。看面貌,差不多是40多岁的样子。婶婶正在纳闷,太爷爷笑了一下转身就走。还是从军时候的英挺,步伐矫健。婶婶在后面喊:爷爷!您这是去哪啊?!爷爷!!太爷爷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在梦里,婶婶感觉到,爷爷这一走就再也不会来了。梦里她还想,不是说好了今天去给他买夏天穿的新衣服么,这还没买呢~~买了该怎么给爷爷送去呢?再说,送到哪儿去呢?不知不觉,天亮了。婶婶,起床下楼,发现爷爷还没出屋,突然就预感不对,推开门,就见老人还睡在床上没起,婶婶走进了一看,老人已经过世了。随后就是通知我叔叔还有家人,给老人办后事。太爷爷是个有福气的人,晚年生活优越,子女孝顺,寿终正寝。事后,婶婶说,那天晚上,听见的流水洗漱的声音,原来是爱干净的爷爷在洗漱。梦见爷爷,当时就知道,爷爷这一走就再也不会来了,临分别,老人也要体面地跟大家说再见。

#7.谁在那儿

我的好朋友叫小双,是一个文静大气的女孩子。有一份很好的工作,收入颇丰。凭借自己的努力,小双在市中心一处高档公寓买了房子,自己开着一台奥迪A4,生活过的平静踏实。前一段时间,我们见面,聊起来在上半年发生的一件事。年初的时候,小双有一段时间疯狂的加班,每天到家基本上都是夜里1点多了。她所住的公寓,邻居基本上都是中产以上家庭,每家都有多部车子。地库的车位数量上也设计得很宽松,保证车位供应充足。小双象往常一样把车开进地库,那天,她的车位两边都没有停放车辆,小双按往常一样把车子到进车位,车子还没倒进一半,突然,倒车雷达急促响起来。小双心理一紧,以为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,马上刹车。下车来到后面一看,什么也没有。她绕着车子走了一圈,什么都没有?!小双一边纳闷一边走进车里,继续倒,挂上档刚开始倒,就听见雷达又急促的响了起来。小双有些害怕,她硬着头皮倒,谁知雷达竟然响声竟然从急促变为连成一声。小双这时候有些害怕了。地库里空无一人,灯光明晃晃的照着管道。小双把车停下,一咬牙,把快倒进去的车又开了出来。微信公众号:尸人,每晚推送人性阴暗、暗网猎奇、奇葩毁三观、诡异事件、都市传说杀人案等,敬请关注。小双想:可能是倒车雷达坏了吧。于是小双把车开到对门家的车位上,对门家有3个车位,但是前一段时间刚刚卖掉一辆打算换新车。小双试着把车倒进对门的车位,一切正常。倒车雷达在该响的时候和往常一样的提示。小双琢摸着:雷达没坏阿~~ 小双再次把车挪出来,再一次的倒向自己的车位,不料,又和上次一样,雷达滴滴滴滴响个不停,这种响声只有在撞到东西的时候才会使这种声音。但是回头一看,离墙还有足足快2米。小双情急之下喊了一声:谁!!!出来!!!就在这时,怪事发生了,雷达提示音停了一小下,然后突然提示声音连成了一片,小双当时就懵了,心里不由得产生可怕的想法,她当时觉得,有一个东西贴在她的车后面,或者一个东西挡在她的车位上。小双害怕了,直接把车开出来,直接听到了对门家的车位上。在车前风挡处给车主留了一个小纸条,锁上车,头也不回的跑向电梯间上楼了。第二天,小双把车开到4S店,经过检查,证明雷达完好。小双心有余悸,说,那晚不知道谁在那儿,也不知道雷达感应到了谁~~~

#8.穆禾的鬼故事

还是那个叫穆禾的家伙.他在当兵服役的时候,可谓是无恶不作了. 跟他一个排的,有另外一个北京兵,叫王超 说来好笑,王超他爸爸本身在部队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,但是因为吕超太不争气,一怒之下给他送入了伍,想让他在生活中锻炼锻炼.摊上这么个衰儿子,也真够他爸受的. 穆禾是消防兵,他瘦瘦小小的,十分灵活,身体也结实.全连比武第一名.王超呢,高高大大,笨笨的. 平时操练起来,他们从宿舍,接到火情,穿戴完毕,从一根通向救火车的柱子上溜下来,再到车里每个人的位置上坐好,整个过程也就是1分钟.王超块儿大,总是最后一个,常常被罚. 可是王超这个公子哥儿,练兵不咋地,吹牛可吹得呱呱的.一向看不起身边的战友们,按他的话说:一帮穷苦老农民!所以,战士们全都特别讨厌他. 他长得白白胖胖,一双大眼睛,一吹起牛,时不时就翻白眼.吐沫星子满天飞. 有一天,他又在一旁吹牛:我爸当年,是他把林彪逃跑的飞机从天上打下来的!立了大功了!你们这帮子,我不跟你们说,你们谁知道这内幕阿!! 其中一个战友不高兴了,说:你就会吹你爸,你自己咋没啥好吹的?比武都过不了,你让爸帮你过阿! 王超一听,来劲了:你大爷!我这是实话,不叫吹!我比武没法跟你们这帮野地里跑大的兔崽子比.哥们儿我是大院里长起来的! 说着说着,两个人就打起来了,劝了好半天才劝住.这要是被发现,又得处分. 结果,当天晚上,刚好是王超值班. 他在车库里执勤,夜里2点了,王超困得眼皮打架,一点一点地往车库一角的墙边挪,好不容易挪到了,王超一下靠在墙上,打算站着眯一会儿.隐隐约约刚要睡,就听暗夜里,”咔哒”轻微的一声金属扣扣住的声音.王超,一下睁开眼,摒住呼吸,支着耳朵听.壮着胆往前溜达了两小步. 过了一小会儿,暗夜里寂静无声,王超想,估计是自己往墙上靠的时候碰了什么了响了一声,算了,继续回墙角.就当他一转身.”呼!”的一下,一个白影一下从天而降,直直地从他眼前落到车顶. 王超一声惨叫,扭头就跑,白影很快向他移动过来,王超的惨叫把整个宿舍都叫醒了. 后来,人们在院子中的一角找到王超时,已经真正的大小便失禁了.人也快傻了. 大家救起他,等他回过神来,他说,眼看白影跟在他身后,他就疯了似的跑,边跑边听见白影喊:王超~~~王超~~~是我!别跑~~是我!他这一听不要紧,跑得更快了,心想:完了!鬼还知道我名字呢!这下完了.直到一头撞墙上昏过去,再醒来已经在医务室了. 这件事,是这么回事.穆禾看王超白天那么说话,心里烦他.刚好赶上晚上王超值班,穆禾心想,小样儿,吓死你! 于是,等到夜里大家都睡着了,穆禾爬起来,把床单披身上.但是走两步路,床单就掉,所以,他把平时的腰带往身上一勒,床单就固定在身上了. 等他看着王超慢慢地往墙角溜达,他直接从他面前的钢柱上溜下来,大夜里,床单飞舞起来,一团大白影就直接落在旧火车上了. 他眼看着王超疯了似的跑,杀猪是的,也怕给他吓出个好歹,只好在后面追,边追边叫他:王超!王超!是我!别跑!是我! 直到看见他一头撞墙上,穆禾心想,完了,事儿大了.于是发挥比武第一名的实力,拔腿跑回宿舍,装作啥也不知道. 这件事,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. 王超从这件事后,整天神神鬼鬼的,做人收敛了很多.他总说,鬼什么都知道,可不能瞎说,它连我叫什么都知道,还有它不知道的么!!

#9.障眼

以前看神话传说,总是说障眼法障眼法,可当它真发生在生活中,就只能感叹命运的捉摸不定。我的一个好朋友叫童童。是传说中的大龄剩女,说起她的个人条件,很多人打死都不相信她这样的会嫁不出去。一米六五的个子,身材苗条,长相有几分像梁静如,做金融的。自己买的小别墅,宝马车,性格十分随和。我们从99年相识至今,可谓是密友。她交友的圈子很单纯,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朋友,算上我,也就是5-6个。整天就在我们这几家人里面混。之前交过两个男朋友,都是临近谈婚论嫁,男方突然毁约。所以拖到今天,眼看快奔四十了,还是孤零零一个人。倒是我们这一票人,一个个都结了婚,有些人都生了第二个娃了,只剩她一人耍单。在这些年里,大家给童童纷纷介绍男朋友,但一个都没有成功。于是,有一个朋友就想起了京城闻名的一个“顶仙”的大师,她建议童童去听听老师怎么说,看能不能在这件事上点播一下。病急乱投医,童童抱着一线希望找到老师。刚一见面,她还没开口,老师就开始,把她的前前后后很多事说了一个遍,包括很多不为人知的吵架的小细节,小原因,都说了出来。童童当场痛哭失声,请求老师指点。谁知老师沉默了片刻,跟童童说:你的婚姻,有一些累世的因缘在里面,好多事情,命里注定,未必能改,但是你可以试试,如果成了,那你40岁前尽管吃尽苦头,但一定能结婚,如果做不成,就是命数,谁也不怪。童童说,好的!请老师指点一下,我怎么试。老师说:你在今年几月几号回趟老家,在你家邻居里找五户要点水,自来水就行。再另外找五户要点白面,普通的白面。到晚上9点的时候开始包饺子,用这些水和这些面,随便什么馅,包好饺子煮熟了,11点之前吃完就行。童童很认真地记下了。到那个月,早早就回到山东老家,跟邻居们都打好招呼,专等那天的到来。那天一过中午,童童就按当时联系好的,拿着盆,挨家要水,挨户要面。过程十分顺利,童童的父母也提心吊胆的,生怕出什么漏子,看到水和白面都顺利地要了回来,才松了一口气。她老家房子不大,家正中间摆了一张圆桌,专为当天晚上包饺子预备的,她爸妈也把馅早早的准备好。将要来的水和白面放在厨房的台面上,一家人晚饭都没吃,专等一到九点就开始和面包饺子。全家又兴奋又紧张。八点四十了,童童的妈妈按捺不住激动,跟童童说:来,把面盆和水盆搬过来吧!九点一到咱们马上开始。童童更是激动,马上跑进厨房,进去一看,童童当场愣在当地,犹如冷水浇头。厨房台面上,面盆不见了,只有一个水盆!!当天她家就她们一家三口,没有任何人进入厨房,三个人都在等着包饺子,连电视都没开。童童她爸妈一下就急了,连忙跑进厨房,上下开始找,那个面盆消失得无影无踪,眼看已经进入九点,童童妈说,走!来不及了,咱们不找了,再去邻居家要点去!童童急的直掉眼泪,听了这话,也马上拿个盆,跟着妈妈出了家门,到村里邻居家里敲门去了。谁知,9点多的乡村,又是冬天,好多邻居都已早早睡下,好不容易敲开三家,还有一家人刚好家里没面了。眼看时间来不及了,童童妈说:两家就两家,实在不行咱掺点自己家的,好歹水是从各家要来的。咱们先回去,不然来不及包了。于是,回家后,掺上自己家的一些白面,全家人还是包了一顿饺子,赶在11点前吃了。全家气氛十分低落,童童心想,希望这两家的面也能凑合,就这样忐忑不安的起身收拾桌子。她端着空盘走进厨房,愣住了,盘子也掉在地上摔得粉碎。白天要回来的那盆白面,端端正正地摆在台面上,就在众人眼前!!后话不说了,童童和她爸妈抱头痛哭,之前在厨房找了将近20分钟,把厨房翻个底朝天,没有一个人看见那盆面,而那盆白面,却安安静静地呆在台面上,在等待中错过了那个时刻。回到北京,童童又去找老师,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问还有什么可以补救的。老师说:这还能怎么救?到关键时刻就障眼,还能怎么救?